Bookmark and Share
Google塑造了我們的世界--一個令人憂心的事實
(Publish Date: 2009-7-6 3:32pm, Total Visits: 826, Today: 1, This Week: 2, This Month: 2)

當Google為了進入中國市場也屈服於中共進行自我過濾的時候,我心目中的明星隕落了,嘆息之餘,發現自己別無選擇的還得繼續使用這個世界上最 powerful的搜索引擎。盡管後來又出來了號稱搜索網站最多的Cuil和具有革命性的Wolfram Alpha……實踐證明至少是現在,它們還都無法替代Google。

其實Google不僅僅在中國境內,也不僅是google.cn進行自我過濾,它在自由世界、其英文版也很“自律”,我可以以親身經历作證。2005年前我曾經買過它的ad words來幫助推廣newspaper that provide uncensored coverage of events in China,我制定的key words是英文的,但是幾個月後我的order被google單方面取消了,原因的我廣告的媒體過於敏感。我還看到別人有類似的經历,甚至有人曾要起訴google。

這樣一個屈服於中共惡勢力的google如何不讓人憂心呢!而它現在已經無處不在的主宰著我們的生活。比如我,早晨上班看google news,查Gmail。它簡直成了我的memory,任何記不住的或者想知道的信息我最本能的反應是上google去查,比如哪個單詞忘了讓google給出正確拼寫,電腦出了問題先上google看看別人是不是也有類似的問題並且已經post了解決方案。更重要的是,查找一個人的背景,有關某一事件的新聞報導,全靠google。

回想起來,我之所以如此依賴搜索引擎還得“歸功”於讀研時的導師。當我要寫論文時戰戰兢兢的問他如何開始,他老人家甩過一句:“search online”。那是10年前的事了。說者可能無心, 聽著卻有意。我牢牢記住了導師的話,從此把搜索引擎當成了最好的研究工具。當時還是Yahoo和其它若乾搜索引擎如AltaVista共存的時期,google只是嶄露頭角,但是已經傳聞非常好使。

又過了5年,我給人打工,老板讓我給他的網站做SEO(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),我因此對google的搜索方法做了一點研究,瀏覽了Larry Page和Sergey Brin的有關計算PageRank的早期論文。但給我印象最深的却是Larry Page的姓——Page,這不能不說是某种天意呀,不管这天意是否是最好的安排。

Google最讓我欣賞的是它簡潔的界面,我受不了那種花里胡哨恨不得把一切都呈現在主頁上的網站,看起來眼花繚亂,load起來還巨慢。但是簡單並不等於不powerful,就像Unix的哲學:do one thing and do it well。Google的搜索功能的確是無人能比,這就夠了。在這基礎上,這些年它又發展了很多新功能。比如Gmail,(想當年google剛推出Gmail的時候想有個帳戶還得有人發邀請),即可靠又好使。我基本上不用擔心漢字顯示有亂碼,搜索舊的Email也很快。可是最令我擔心的是其安全性。

所以我是進退兩難:一 方面太喜歡用google了,一方面又擔心會被它出賣。 現在我們搜索到的結果都是google呈現給我們的,如果google徹底放棄它的do no evil的原則,開始操縱搜索結果,就像讓人眼只能看到光譜中的可見光一樣,那麼我們看到的信息世界將是google想讓我們看到的世界,而不是真實的世界。